凤村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被普惠后,高端幼儿园的下一步

被普惠后,高端幼儿园的下一步

时间:2019-10-17 08:02:08

照片来源:图像昆虫创意

芥川清水10月8日报道

2018年11月15日,这看似平常的一天,可能会让龚昭伟久久难忘。

龚赵薇是当代海佳学前教育集团副总裁。那天早上,他们举行了一次董事会议,非常自豪地计划学前教育集团的上市。然而,没有人认为等待他们的是这个行业的“地震”。

当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规范学前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规定到2020年全纳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配套幼儿园由地方政府统筹安排,设置为公共公园或委托为包容性私人公园,不得设置为营利性幼儿园。这种“意见”也被称为“1115政策”。

不允许上市,其90%的幼儿园将是“包容性的”,而“1115政策”已经完全打乱了当代海佳的发展步伐。然而,这家公司并不是唯一受到影响的公司。

学前教育“普及化”的发展方向日益明确,高端幼儿园的市场空间进一步压缩,转型势在必行。当私立幼儿园的上限已经存在时,私立幼儿园的下一个机会在哪里?

当3万多名学生的学费直接降到每年近2万英镑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去年11月15日之后,许多幼儿园孩子的父母可能都有过这种感觉。

住在北京天通苑北三区的李女士曾经为《新京报》计算过账目。“去年我刚来的时候,学费是每月2700元,加上护理费和餐饮费,月费大约是3300元。从去年12月开始,学费已由750元改为每月1300元,外加护理费和餐饮费,每月节省近2000元。”

孩子们去幼儿园的父母也很开心。许勤的家人住在湖南长沙。她的孩子明年就要上幼儿园了,她已经爱上幼儿园很长时间了。得知幼儿园将改建为濮惠园后,许勤也算了一笔账。幼儿园原来每月2800元的收费现已降至1680元。

这一切都是好的,因为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浦汇公园的政策。

什么是全纳幼儿园?简单来说,政府厘定收费标准,取消入场费和赞助费,同时支付幼稚园的资助。

省市补贴政策

尽管各省对全纳幼儿园的补贴各不相同,但“普及”学前教育的发展方向日益明确。

"北京幼儿园的数量完全可以满足学龄儿童的需求。"龚昭伟分析了为什么“入园难”的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因为家长很难找到经营良好、就近和便宜的幼儿园。

ka儿童之家Coo Liang平海在梳理学前教育发展历史时表示,《通知》的发布也是为了解决“入园难”的问题,这也是国家对学前教育行业监管的主题。

梁平海分析说,相关措施旨在通过利用私人资本为学龄儿童提供更多学前教育学位。

根据教育部的公共数据分析,从2007年到2018年,中国私立幼儿园的数量增加了116%,幼儿园的儿童数量增加了204%。

2007年至2018年私立幼儿园和幼儿园儿童数量的变化(数据来源:多年来国家教育发展统计公报)

根据收费标准,民办幼儿园可分为低端幼儿园和高端幼儿园。桑顿教育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夏明瑞表示,真正的高端园区仅占市场份额的10%-15%,市场上有大量“伪高端园区”,占比高达30%。

夏明瑞认为,“伪高端花园”是《意见》的目标。夏明瑞说,因为即使在四、五线城市,对高端幼儿园的教学需求也非常强烈,所以价格很高,但其教学质量、师资、装修等教学服务与“伪高端公园”的价格不相匹配

治理“伪高端园林”,遏制过度营利行为,到2020年实现全民园林覆盖率80%的目标。根据浦汇公园目前的发展情况,2018年,共有幼儿园266,700所,全纳幼儿园182,900所,占68.58%。如果到2020年实现这一目标,这意味着将增加至少3万所包容性幼儿园。根据每所幼儿园180人的计算,将有540多万儿童接受包容性幼儿园服务。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伪高端花园”,还有上市公司、学前教育集团等与学前教育行业相关的公司。

意见发表后的第二天,红、黄、蓝股票在20分钟内触发了两次导火索。股票收盘下跌超过50%,市值蒸发了约2 . 5亿美元。到目前为止,红、黄、蓝股票价格一直保持在6美元。此前,最高价格曾达到31.8美元。

公告发布前,伟创大规模收购了虹影教育、黄金摇篮、可儿教育和丁琪学前教育四大品牌,股价跌至每日极限。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儿童成长平台业务的营业收入和毛利均有所下降,同比下降约15%。

龚昭伟所在的海佳幼儿园集团拥有近50所幼儿园,其中近90%将受到政策影响。

在损失惨重的情况下,转型势在必行。

虽然这种转变有些被迫,但对龚昭伟来说并不困难。对于面向普惠公司的幼儿园,运营商自然会计算一笔钱。在不赔钱的前提下,我们将决定是否继续我们的业务。

以山东省济南高新区为例。海佳学前教育集团幼儿园最初收取每月1500元的保育费,但被录取后仅收取980元。但政府将每月补贴300元,每年减少40万元租金。

如果将政府补贴作为收入的一部分,经过评估,龚昭伟感觉与以前的收费标准相似。“如果利润少于50%,有30%,我会继续这样做。”龚昭伟的评价标准也很简单。

“政府不会阻止你赚钱,也不会阻止你快速赚钱。”夏明瑞表示,由于市场需求,如果不考虑证券和资本化,幼儿园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据报道,投资1000万班左右的幼儿园,在两三年内仍能达到返本的经营效果。

评估后,如果公园继续运营,运营商应考虑公园如何因成本降低而调整运营。用龚昭伟的话说,现在让那些解决了“如何做得更好”的人解决“有”的问题是绝对不可能的。因此,龚昭伟将要求传统幼儿园的园长和教师重新经营幼儿园。课程中最显著的变化是取消了外籍教师。

在短期内,该行业的许多幼儿园都面临着必须包容的现状。从长远来看,普及普通幼儿园的趋势已经达到私立幼儿园的上限。

虽然有些家长对高端幼儿园仍有教育需求,但梁平海为了满足这些家长的需求而设立高端营利性幼儿园是不可取的。在国家对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幼儿园的政策明确之前,梁平海建议,“不要随意改变,做好幼儿园的经营质量,等待下一次机会。”

那么,幼儿教育市场的下一个机会在哪里?

经评估后,如幼稚园未能符合营办商的利润要求,营办商会放弃幼稚园的经营,政府会收回幼稚园。当大量幼儿园资源集中在政府手中时,幼儿教育行业的从业者看到了机会。

当政府不能开办幼稚园时,政府会以开办幼稚园的形式与从业员合作。花园的基础设施,如装饰和设备,基本上是健全的。学前教育机构根据其以往的经营能力收取一定的经营管理费。据悉,海佳学前教育集团目前正在与湖北省襄阳市政府讨论此事。

可以简单地理解,这种学前教育机构模式已经转变为学前教育内容的输出者,政府和高端幼儿园可以以委托幼儿园、合作幼儿园等形式进行合作。

夏明瑞也想到了内容出口商的转型。然而,由于圣堂教育目前的规模,夏明瑞觉得这不足以支撑业务线。

夏明瑞把眼睛对准了0-3岁的幼儿期。

不仅是圣顿教育,伊顿还积极拓展其0-3年的教育产品线。从最近的融资消息来看,东洋已经逐渐被资本认可。以儿童保育为重点的儿童教育品牌,如儿童保育、儿童保育国家和乐融儿童之家,相继披露了新一轮融资。

伊顿0-3年教育产品线教育

梁平海表示,从目前的用户消费和认知水平来看,0-3岁幼儿市场仍需等待机会,目前进入市场实际上是未来的计划。夏明瑞还表示,因为市场还没有准确的用户图片,所以不允许盲目的到处跑。

夏明瑞为自己设定了三年内制造爆炸品的目标。第一年,它最初完成了委托内容服务和旗舰店的建设,第二年,它试图分裂用户,第三年,它等待爆发。

“冷静。”夏明瑞的建议很可能是《通知》严厉打击后幼儿教育工作者的普遍想法。在政策不明确的情况下,在尝试其他可能性之前,先稳定现有的幼儿园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