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村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平台化与独立工作:企业管理的新挑战?

平台化与独立工作:企业管理的新挑战?

时间:2019-10-30 11:46:00

近年来,“独立工作”已成为行业实践、决策者和学术界的新焦点。以网络购车和外卖平台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催生了“gig economy”这一表述。所谓的演出字面意思是“临时工作”。因为这些工作是在优步、滴滴、deliveroo、饥饿和美国外卖平台上完成的,这些工人通常被称为“平台劳工”。

事实上,这种趋势在最近几年并没有出现。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科技行业的许多程序员、设计师和工程师就已经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成为科技企业的“临时工”或“承包商”。因为他们往往是由科技企业根据不同时期的不同需求招聘的,所以他们也被称为“临时工”。

在创意和文化产业,独立工作模式已经流行了几十年。从事写作、设计、摄影、规划、营销和其他工作的工人通常是独立的“自由职业者”,靠独立的订单谋生。创造性工作的性质通常意味着稳定的就业和固定的工作时间似乎没有意义,因为没有人能保证创造性在固定的时间内输出。

不难发现,无论是“兼职经济”还是“自由职业者”,这些名词都描述了一种脱离长期稳定雇佣关系的新工作模式。因为工人不再长期受雇主约束,我们称这种模式为“独立工作”。根据麦肯锡的一份报告,独立工作有三个主要特征:第一,它高度独立于劳动,工人可以对自己的工作方法和节奏有更多的控制;其次,薪酬支付具有很强的“逐项”特征,对每项任务单独定价或根据完成的数量定价。最后,工人和顾客不再是传统的长期雇佣关系,而是只保持相对短期的关系。

“独立工作”讨论流行的背后是劳动力市场的重大变化。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职业者平台之一upwork和自由职业者联盟联合发布了《2018年美国自由职业者概览》(Overview of Freelanc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8)报告,该报告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美国有5670万工人参与了某种形式的“独立工作”,超过了总劳动力的三分之一(35%),并在过去五年中保持了增长趋势。

从全球来看,独立工作也呈现出增长趋势。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进行的一项调查,大约45%的中国劳动力参与某种形式的“兼职经济”,尽管只有12%的工人完全依赖独立工作作为收入来源。其他国家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独立工作对劳动人口的影响正在逐渐增加,尽管绝大多数人只是将其作为一种补充收入来源。

当然,独立工作的重要性将继续增加。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和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业务经理调查,40%的受访者认为,在未来五年,自由职业者将占其业务所用人力的更高比例,50%的受访者认为,兼职经济平台与业务运营相结合将是一个重要趋势。

在劳动力市场的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都有追求更加市场化的就业模式的动机。

根据香港学者潘宗光的总结,在劳动力市场的供给方面,人们应该渴望自由和灵活,选择最新的兼职经济模式。“做自己的老板”的感觉对许多人来说很有吸引力。尤其是对于“千禧一代”(中国称之为“85后一代”),工作的灵活性是他们健康和幸福的重要指标之一。上述upwork报告显示,自由职业通常被视为一种选择方式,51%的受访者表示,即使他们有更高的收入,他们也不会回到传统的就业模式。事实上,几乎所有受访者都把生活方式放在收入之前。另一方面,自由职业也为许多潜在的工人提供了工作机会。由于家庭照顾、身体不便和其他因素而不能全职工作的人可以通过自由就业重返劳动力市场。

在劳动力的需求方面,企业越来越发现使用自由职业者或独立工人可以更好地应对市场和生产的不确定性。快速变化的产品和服务要求企业不断寻找新技能来满足工作需求,而长期稳定的就业模式无法满足这一需求。企业越敏捷和灵活,他们就越愿意使用自由职业者。

然而,如前所述,企业中一直存在对“临时工”或“应急工”的需求,工人们不断追求更自由的生活方式。但是直到最近十年,技术的发展才使自由工作真正流行起来。具体来说,技术的发展在三个方面促进了独立工作或自由职业的发展。

首先,各种自由平台为信息流通和交易创造了机会。20世纪90年代,根据美国学者大麦和昆达的研究,即使在硅谷的自由职业者中,互联网也不能成为信息流通的有效手段,因为当时互联网上仍有许多新事物。但是今天,各种新平台的出现明显改变了这种局面。根据上述upwork平台的报告,2018年,美国64%的自由职业者在网上找到工作。

其次,平台重塑了工作流程的组织和管理。根据美国社会学家爱德华兹(edwards)的观点,工作流的管理本质上有三个要素:职责分配、工作绩效和结果评估以及相应的奖励和回报。各种零工经济平台都重新整合了工作管理,或多或少地承担了这些职能。以优步和滴滴为例,平台背后的算法首先解决作业分配和路径规划问题,算法将随着大数据的积累而不断优化。工作绩效的评价是通过车辆驾驶数据和用户评分相结合来实现的。最后,该平台建立了支付基本工资和不断调整薪酬的规则。

第三,信息和通信技术使远程工作真正成为可能。总部设在美国的技术公司可以将编程外包给印度程序员,同时将大量人工标记和审计任务外包给简单的在线工作平台,如亚马逊土耳其机械公司(amazon mechanical turk)。正如潘所说,技术进步“帮助人们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为任何使用他们服务的顾客工作”凭借更强的计算能力、更快的传输速度和更大的存储空间,人们现在可以与世界各地的同事合作。"

不难发现,这里讨论的独立工作的概念涵盖了非常广泛的范围。香港学者潘宗光指出,不同的关系可以根据个人和企业之间的密切关系来区分。传统的稳定就业是在个人与企业关系最密切的时候形成的,而在关系最开放的时候就没有经济关系。例如,一些人在一些问答平台上免费帮助解决其他人的问题。

简单地将“独立工作”的趋势理解为“低端”服务劳动(如交付)或“高端”创造性劳动(如程序员和设计师)是片面的理解。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几乎在所有行业,各种形式的“零工”都给工人带来了额外收入。

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波士顿咨询公司认为,各种“独立工作”可以分为四种主要类型。

在上表中,“外国专家”类别最为明显。传统上,当我们讨论“独立工作”时,我们通常会关注缺乏稳定性的部分。在兼职经济中,大部分注意力也集中在相对低技能的职业上,如汽车司机和外卖工人。波士顿咨询强调,未来的“独立工作”领域正在从“廉价劳动力”转向“顶尖人才”。许多企业可能无法在长期员工中找到他们稀缺的人才,只能通过合同从自由职业者那里购买。

当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接受独立工作,自由职业者可以同时提供劳动力成本优势和稀缺的人才时,企业管理者必须重新思考他们的人才战略。真正的挑战是双重的。一方面,企业可能面临成本压力,因为它们不能灵活地使用不同的就业形式。另一方面,如果企业不在自由就业市场购买稀缺的技能和创造力,它们可能面临知识短缺。事实上,一些平台公司已经开始考虑如何为企业匹配合适的自由职业者,这将是未来10年快速增长的行业。

在“独立工作”的新趋势下,企业在竞争压力下也必须有更大的灵活性和韧性。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的报告认为,面对一个全新的劳动力市场,企业管理者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出积极的改变。

首先,企业应以开放的心态面对新的“兼职模式”和“自由职业模式”,以开放的心态在各种平台上寻找信息和人才。在搜索开始之前,经理需要了解和定位组织内已经拥有的技能和缺乏的技能,并结合企业的战略和业务来定位他们对不同技能的需求。这意味着,在寻找外部机会之前,经理应该清楚了解现有全职员工可以提供的技能。

在了解自己的基础上,管理者可以制定自己的技能采购策略。企业可以通过零工平台匹配合适的人才,也可以建立自己的人才网络。当企业想从独立工作者或自由职业者那里获得稀缺的技能时,他们必须面对及时性和人才素质的选择。因此,通过社会网络发现人才并控制其素质是非常重要的。

使用自由职业者不仅仅是购买他们的服务。企业还需要尝试将它们集成到内部工作流中,以便最大化它们的价值。一体化的失败可能导致低效的劳动合作。然而,这可能不仅意味着需要临时工,而且意味着企业应改革其结构和工作流程,以适应更灵活的就业模式和工作方法。

大企业和小企业都可以利用兼职经济的基础设施。一些平台和初创企业已经建立了支持兼职经济的基础设施,如共享云计算能力和办公空间。当企业使用各种兼职员工时,他们实际上可以利用这些资源为自己的业务运营节省成本。

当然,企业在政策法规方面也会面临更多的挑战。无论是在欧盟还是美国,平台经济中的员工与平台的关系以及与客户的关系都在经历激烈的争论。他们是否应该被判断为企业员工是问题的关键。如果优步或滴滴司机被判断为平台的员工,而不是独立运营商,平台将不得不为这些员工承担各种社会保险,这将大大增加平台的运营成本,给平台的盈利能力带来毁灭性打击。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更多样化的平台,如upwork和自由职业者。使用自由职业者或临时工的企业也必须面临这样的法律风险。当最初根据临时雇佣标准招聘的员工被确定为正式员工时,企业将面临大量额外的劳动力成本,其灵活性将大大受损。因此,波士顿咨询(Boston Consulting)对企业的最终建议是积极参与关于政府监管的公开讨论,并在政策制定过程中为自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