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村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我亲自到深圳和东莞走了一圈,觉得香港该醒一醒了

我亲自到深圳和东莞走了一圈,觉得香港该醒一醒了

时间:2019-11-08 07:42:40

[·温/伯恩哈德·桑德,翻译观察网/吴守哲]

夜幕降临时,天空中闪烁的星星撕开了厚厚的云层,使得它所覆盖的港口发出一种暗橙色的光。站在桥面上,你会想知道桥的尽头通向哪里。海平面上矗立着一座人口稠密的城市——香港,人口700万。不远处是人口1300万的深圳,还有人口800万的东莞和人口1500万的广州。

在白天的灰霾中,这座桥仍然清晰可见,远离开阔的水面。这是一条连接香港大屿山、澳门和广东珠海的大型跨海通道。它被称为港珠澳大桥。它的总长是55公里。它所覆盖的整个地区是珠江三角洲,世界上最大的大城市群。港珠澳大桥的设计寿命为120年,能够抵御强台风。“钢铁长城”就像一座纪念碑,象征着强大经济力量的崛起。

港珠澳大桥(资料来源:《明镜周刊》)

中国长达40年的经济奇迹始于这个地区,当时小渔村成为大城市,大城市进一步成为城市群。八十年代初,珠江三角洲的人口只有一千六百万左右,但现在已超过七千万。

珠江三角洲看起来并不大,比波罗的海小国立陶宛小,但它出口的经济产出比俄罗斯整体要多。如果把珠江三角洲地区算作一个国家,它的经济总量就可以跻身世界前20名。

即便如此,目前的珠江三角洲仍无法与中国政府的经济发展雄心相匹配。今年2月,中国共产党在制定珠江三角洲经济规划时指出,必须借鉴日本和美国的大城市群东京、芝加哥和旧金山的经验,在港、粤、澳海湾地区创建世界上最先进、最开放的中国特色新型大城市群。美丽的珠江就像一条连接城市的丝带。

珠江三角洲——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群

陈雷亚来自广州,珠江三角洲的北部城市。他第一次去香港是在1993年,当时他只有15岁。那时,他和一群有才华的青少年一起去参加数学竞赛。“当我想起它的时候,我仍然感到非常神奇,”他回忆道。「香港在当时是如此发达和先进。甚至空气也完全不同。我觉得我去了另一个世界。”

如今,陈雷亚已经41岁了。他在香港做金融顾问,每天穿梭于珠江三角洲的城市之间。他说:「今天的香港看起来太小、太旧、太贵,不宜居住。看看深圳和上海,香港已经落后了。”

改革开放之初,香港走在科技和经济发展的前列。作为一个“发泄口”,香港尝到了各种优惠政策的好处。过去几十年,陈雷亚认为,香港的发展模式再也不能享受过去的增长红利:“整个海湾地区的崛起降低了香港的地位,但如果我们从中国经济的整体框架来看,珠江三角洲提供了一个相当经典的经济模式,有着良好的发展机遇。”

中国领导人喜欢制定长期的大计划,其中一些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例如,投资万亿美元的“新丝绸之路”项目比西方的预测要顺利得多。19世纪的巴黎和20世纪的纽约是大城市发展的成功典范。中国能移植他们的成功经验吗?

如果你仔细观察海湾地区的九个最大城市以及香港和澳门的两个特区,差别是相当微妙的。深圳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的硅谷。制造业中心东莞可以生产世界三分之一的牛仔裤。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冰箱和空调是佛山制造的。香港是亚洲金融中心之一,澳门的博彩收入是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六倍多。

《暮光之城》中的深圳(来源:《明镜周刊》)

但现在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期,与美国的政治和经济对抗也迫使中国改变其经济发展模式:中国不再满足于充当世界工厂。企业必须更具创新性、效率和竞争力。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企业必须从技术上清楚地认识到产业升级的主要驱动力,当然这离不开全球金融界的整合和运作。

对香港和澳门来说,情况完全不同。尽管它们分别于1997年和1999年移交主权并归还中国,但现有的政治、税收和法律制度增加了治理的复杂性。

如果把珠江三角洲算作一个国家,它的经济规模现在可以进入世界前20名。陈雷亚说:“香港年轻人目前情绪低落,因为他们的工作机会比中国内地少。”

珠江三角洲能否在不同的政治模式下实现无缝的社会融合?香港和澳门能否在保持自身特色的同时,有效有序地与珠江三角洲其他11个城市竞争?

在欧洲,一些城市群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人口增长停滞不前,而印度、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和菲律宾等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在城市化达到一定水平后经历了反城市化。珠江三角洲拥有7000万人口,即使有一套强有力的顶层规划,其发展潜力是什么?

世界四大城市群的比较:大湾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6万亿美元,面积56,000平方公里,人口7,100万。旧金山湾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为0.8万亿美元,面积为17,900平方公里,人口为770万。纽约城市群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7万亿美元,面积为21,500平方公里,人口为2,020万。东京城市群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8万亿美元,面积36900平方公里,人口4400万。

我亲自去深圳和东莞散步。

深圳某天早上9: 30,气温为23.4度,pm2.5值为34度,略高于空气被定义为“优秀”的底线。我的火车是每小时293公里,这是每天通勤火车的正常速度。

深圳市龙岗区约有430万居民。人口密度在上午10: 30达到最高,当时该地区在城市的电子地图上被自动标记为红色,而邻近地区是黄色和绿色,这是不同的颜色范围,标志着人口流动。

本文作者桑德乘坐高速列车从广州到深圳,体验了中国的速度。

以上所有数据将显示在龙岗区智慧中心中央控制室。智能中心可以连接到市民的手机上。中心大屏幕可以清晰看到城市地区的集中区域和高发时间点,真正实现案例的预警和即时反应。自智能警务实施以来,深圳人口最多的龙岗区刑事警察总体情况下降了29%。

2017年,龙岗区派出所接到一对夫妇的报告,称一个名叫郭瑄瑄的三岁男孩失踪,并被怀疑被绑架。通过大数据中心的人脸识别和监控镜头,警察部门在几秒钟内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并在很短时间内在火车上抓获了罪犯。

在智慧中心的支持下,龙岗区各行业的业务系统实现了全方位联动,覆盖城市管理的方方面面,加快政府职能的服务进程,不断减少社会矛盾,不断降低恶性事件的比例,为城市发展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中国超大型互联网公司腾讯、通信巨头华为和汽车行业领袖比亚迪正在共同努力创造一个智能城市的人工智能样本。未来,龙岗区等城市生态群体将会越来越多。

深圳是随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而成长起来的一个新的经济城市。现在它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了邻近的香港。深圳可以说是过去40年中国经济腾飞的样板城市,其城市发展路线比上海和北京相对稳定。例如,几年前,深圳市政府计划逐步用电力驱动取代22,000多辆出租车。到2019年初,该计划将基本完成,深圳将变得更加清洁和安静。

36岁的埃里克·潘是“创造顾客潮”柴火空间的负责人。他为各行各业提供专业的原型开发设备和开放的协作环境。他在硅谷、东京以及最近在美国柏林开设了分支机构。埃里克·潘说:“现在我们已经度过了创业最痛苦的时期。现在深圳越来越小了。它利用了资源的整合。在街道的一端,你正在努力思考创业的想法。在街道的另一端,一系列工厂正在将这一想法转化为源源不断的真实产品。”

当他15年前第一次来到深圳时,他觉得这座城市就像是冒险家的天堂。"市政建设似乎还比较差,但发展潜力很大."今天,城市越来越规则,工业发展越来越高效,地价租金也在不断上涨。

去年十月,潘决定在东莞再开一家分店。十年前,东莞没有好名声。它以制造假冒名牌服装和鞋子而闻名,其工人的工资低于深圳和香港。几十年前,这些工厂从香港涌向这座城市,现在它们的触角延伸到了缅甸和孟加拉国。如今,东莞的平均租金仍然是深圳的五分之一,这也是许多小微企业选择在这里落户的主要原因之一。

潘志伟非常重视深圳的生活质量,深圳每天都有航班飞往美国西海岸,毗邻香港。然而,东莞可能是未来珠江三角洲的核心城市。它是一个分散的、平坦的中等城市,将在产业转移和升级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这座城市的魅力在于它的不确定性,好像一切都超出了计划。如果你想给大海湾地区的政策制定者提建议,埃里克·潘说:“不要夸大和扩大任何既定的计划,因为你不知道它将来会如何发展。”

广东省省会广州距离深圳140公里。开车需要两个小时,搭上穿过城市地铁的高速铁路线只需要36分钟。有太多像陈雷亚这样的新金融从业者行动匆忙,对广深之间的交通不太满意。主要原因是高速火车站离城市腹地太远。离开城市上高速铁路要比离开珠江三角洲花更多的时间。

珠江三角洲地区四大交通要道:1广深港高速铁路2虎门大桥3深圳中山桥(在建)4港珠澳大桥

自2008年以来,中国开始大力发展高速铁路建设。现在高速铁路的里程已经超过3万公里。许多高速铁路建在大城市的边缘。意图是显而易见的。人们希望这些运输线路将带来新的就业机会和工业辐射。这个计划将造福后代,但在某种程度上,它将牺牲一些当代人的便利。

广东省首席城市规划师马向明表示:“在市中心修建高速铁路似乎对一个人来说确实很方便,但我去了法兰克福,发现那里市政街道和交通线路之间的距离值得学习。”

但是中国幅员辽阔,无法与法兰克福相比。马向明拿出纸和笔,在中国地图上画了几条线:“这是中国的西部、中部和东部,也是贫穷、富裕和富裕的三个地区。”大湾区位于中国最富有的地区之一。未来,这一地区将对中西部地区产生虹吸效应,并变得更加富有。

理论上,珠江三角洲的每个城市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制定最适合自己利益的未来规划。然而,中国的发展模式不一样。马向明告诉记者:“中央政府将有一个总体计划。这个计划的辉煌在短期内是看不到的。这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我们的城市规划不是为眼前的个人,而是为未来的公众。”

不仅如此,中国还为世界人民制定长期计划。64岁的经济学家陈冠涵每天通勤于东京和新加坡之间,几十年来环游世界,见识了很多。他对珠江三角洲的发展深有感触,认为中央政府整合香港、澳门和内地的雄心是令人钦佩的,因为这三个地方的税收、司法和进出口模式各不相同,相当复杂。这与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模式相反,因为英国退出欧盟的本质是“分离”,而珠江三角洲现在是“融合”。

陈冠涵认为,欧盟国家可以深刻认识到这样一个困境,即在看似自由贸易和人口流动顺畅的情况下,欧洲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平等,欧盟一体化的道路还远未完成。陈说:“澳门的个人所得税是12%,香港是15%,我居住的国家是45%。”此外,香港和内地有不同的驾驶规则,一左一右,但珠江三角洲在复杂的政治经济形势下,从来没有缺乏融合的希望。

陈预测,未来十年,珠江三角洲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保持在每年7%以上,高于中国内地和澳门,是香港的两倍多:“香港的经济发展早已放缓,而澳门太小,增长潜力有限。”

珠江三角洲九大城市+两个特区的人口(黑数)和国内生产总值规模(圈内国内生产总值总量)

40年前,20岁的卢万说服他的新婚妻子和他一起从内地的一个小渔村来到澳门。

珠江三角洲九大城市+两个特区

当时,澳门与内地的经济发展比较令人震惊。目前,澳门大多数人仍然住在小房子里。有67万人生活在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狭窄高耸的建筑物上方只能看到一小块天空。但鸿蒙并不后悔来到澳门。现在他已经退休了,他的儿子在赌场工作。当他坐出租车经过澳门的李咏宫酒店时,他兴奋地喊道,“看见了吗?这是我儿子工作的地方。”

李咏宫酒店是一家大型赌场酒店,背景美丽。

博彩业非常发达的时候,澳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被推到了世界前列。此外,市政府将每年给公民一笔福利基金,相当于洛阿曼的月薪水平。

努诺·桑托斯(Nuno santos),居住在澳门的第三代葡萄牙移民,是少数仍能说流利葡萄牙语的殖民者的后裔。他现在是政府反腐败部门的一名警官。他公布了一张工作证,显示他曾是赌场的保安:“政府公民的福利基本上来自赌场,这笔钱的80%来自内地游客。「内地游客参观澳门赌场有严格的资金限制,每人每年只有五万美元。随着整体经济环境的起伏,澳门博彩业不稳定,中央政府刺激了澳门向旅游业的转型。

澳门回归后,鸿蒙找到了开车回内地探亲的机会。他回忆说,当他回到老地方时,他震惊地低下了下巴:“我没想到村里的人变得非常富有,建造了三四层的小型洋房。”随着内地经济的崛起,澳门变得没有以前那么迷人和神秘了。洛说:“我们习惯于满足于现状,毕竟澳门人和香港人是不同的。”

香港并非没有新一轮经济发展的刺激点。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可以完全恢复香港的“金融窗口”地位。此外,香港仍处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紧要关头。然而,很多香港人似乎没有把握这些难得的机会。目前,香港仍然可以依靠招牌“经济特区”作为珠江三角洲的金融中心,但整个城市在亚洲和世界的重要性正在迅速下降。

(这篇文章是从德国杂志《明镜》翻译过来的,稍加编辑。)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广东11选5app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贵州十一选五 广西快三 福彩快3